您的位置:178彩票网 > 内地娱乐 > 贝多芬的暴力与残酷,发条机械作用下的

贝多芬的暴力与残酷,发条机械作用下的

发布时间:2019-10-09 11:33编辑:内地娱乐浏览(96)

     库布里克一直是我最崇敬的导演,除了他的导演能力以外,还有他对音乐特别是古典音乐的理解力和运用力。在《2001:太空漫游》中,《扎拉特斯图拉如是说》和《蓝色多瑙河》已成为古典音乐在电影中的教科书式运用,而在随后的《发条橙》里,贝多芬等人的音乐又被库布里克赋予崭新的意义。
       影片的原创音乐是由电子音乐大师Wendy Carlos创作的,配合整个画面的音乐是他(彼时还没有变性,叫做Walter Carlos)根据英国作曲家普塞尔《女皇玛丽的葬礼音乐》改编而成的电子配乐,带有强烈的迷幻性和表现主义特征。和影片整体影像风格相符。
        但《发条橙》之所以成为一部争议很大的影片,最大的争议焦点就在于一批如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等古典音乐在影片中充当的角色,因为在片中伴随但《发条橙》之所以成为一部争议很大的影片,最大的争议焦点就在于一批如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等古典音乐在影片中充当的角色,因为在片中伴随着美好庄严的古典音乐出现的总是一幅幅残酷的画面,这是在亵渎古典音乐吗?因为传统观念认为,包括《第九交响曲》在内的贝多芬交响乐是昂扬向上的,代表着人世间光明的一面,在电影中《贝九》也常常用来表现欢乐或昂扬向上的气氛,如《死亡诗社》中基廷老师就喜欢给他们的学生放《欢乐颂》,用来激励他们,塑造一种激昂的情绪,这是声画合一的;也有反用用音乐造成声画对立,用美妙的音乐反衬残酷或黑暗的画面,这是一种常用的导演手法。
        我们当然可以认为《发条橙》里的音乐也有这样的作用,但如果仅仅这样简单理解,那就太小看库布里克了——注意,在影片里,“问题青年”阿莱士本人是个狂热的贝多芬粉丝,不但家里到处都是贝多芬的唱片和画报,连四处作恶之时,口中都经常口唱《贝九》。无疑,在小混混阿莱士心目中,《贝九》是美的,否则他就不会反复吟唱了,但为什么在作恶时,库布里克还要安排他脑海中显现这用庄严神圣的曲调呢?对此,库布里克曾经说过:
        我想正好指出,认为(高等)文化与社会影响是关乎道德与高尚是错误的,希特勒喜爱好的音乐,很多纳粹党高层的官员都是有文化及世故的人,但它(音乐)未见得对他们甚至其他人有更好的影响。
        确实,包括希特勒在内的德国纳粹们有这样的音乐喜好:瓦格纳,贝多芬、莫扎特和巴赫,这在很多影片中都有表现,如《钢琴家》德国军官演奏《月光奏鸣曲》,以及《辛德勒的名单》那段杀人时伴奏的巴赫《平均律赋格曲7号》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之后《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恶棍警官高唱:我爱莫扎特,《现代启示录》中的飞行队长在轰炸越南村庄也用高音喇叭大播特播瓦格纳的《女武神》……于是《发条橙》中的小混混高唱《贝九》也不难理解了。
       影片 开始阿莱士团伙和其他团伙争斗,救助被强暴女孩场景出现的音乐是罗西尼的歌剧《鹊贼》选曲,旁观还是参与,全凭阿莱士们的兴之所至,他们根本没有是非之分,渐强的奏鸣曲式音乐突出了他们行为的荒谬性,带有反讽的特性。
        其实,玩世不恭的阿莱士们施暴的时候,用贝多芬做伴奏,更多的是突显一种“仪式”的感觉,在这些荷尔蒙旺盛的问题青年看来,这并非是作恶,而是一种好玩的事情,就像孩子们“过家家”一样, 用阿莱士的话形容:这只是一场“horror show”(恐怖表演)而已,因此选用这些或庄严或优美的音乐作为“伴奏”,神圣和优美就显得被解构和异化了。
        但导演为什么要安排阿莱士这样的“问题青年”喜欢贝多芬这样的古典音乐家,而不是通常和暴力、恐怖联系在一起的摇滚乐,比如死亡金属、硬核朋克之类的呢?我们要注意这样一个现象:贝多芬音乐的特殊性——贝多芬在创作上追求一种绝对的自由,追求个人意志的表达。因此和别的作曲家相比,贝多芬的音乐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个性十足。以《第九交响曲》为例,这首乐曲出名主要在第四乐章《合唱》(即我们熟悉的《欢乐颂》),这就是反传统的,因为此前的交响曲还没有这样运用过人声,但贝多芬这么做了,首演时把人们惊得目瞪口呆,有评价认为这是“疯子的音乐”!
        除此之外,《贝九》的第二乐章也是是贝多芬一反常规的作曲,通常交响曲第二乐章的舒缓的慢板,而《贝九》的第二乐章则是充满了狂欢的气氛带有戏谑的主题,在赋格的形式下展开旋律,通常赋格代表了庄严,但是这里贝多芬竟然用来表达一种调侃的气氛,也是相当离经叛道了,这样库布里克安排阿莱士喜爱《贝九》实际上也是为了突显阿莱士不甘流俗,追求个性的性格特征,为影片后半部分改造的戏埋下了伏笔。
        希特勒是疯狂的,阿莱士也是性格中的某些元素也有那么些“疯狂”,艺术家都有那么些“疯魔”,也许疯子的世界只有“疯子”才能更好的理解吧。
        不仅于此,在影片中不但有正常演奏的交响乐《贝九》,还为了强化种种反讽或戏谑的效果,库布里克还在影片里安排了电子版的《贝九》第二和第四乐章,合成器的音效把原曲旋律演奏得荒诞而怪异,原曲庄严神圣的特点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可笑和荒谬,这为强调阿莱士行为的不可理喻性增加了影像的说服力(电子音效也和影片所展示未来景象气氛相符)。
        类似情况还有片中选用的另一经典音乐罗西尼《威廉退尔序曲》,这段人们熟知的旋律被用在阿莱士和刚认识的两个唱片店女孩嘿咻的片段——这段画面用了慢摄快放,而音乐也被电子化,并被加快节奏和画面相符,虽然表现的是嘿咻但却让看到的人没有任何欲念,只觉得滑稽(不是幽默)和震惊,产生布莱希特式的间离效果,并彻底的后现代化了。
        但这样理解《发条橙》里的贝多芬仍然不够,影片里《贝九》共出现过四次,阿莱士进监狱前(前半部分)和进监狱后接受治疗,回归社会(后半部分)各两次。一般人们观看这部影片时,往往会震惊于前半段的暴力场面,而忽视后半部阿莱士的治疗和重返社会的戏,需知这部分才是库布里克在片中真正要反映的东西:关于主体的自由意志选择问题,阿莱士作恶固然是不对的,但通过暴力的手段(心理治疗)剥夺人的本能就正确了吗?库布里克显然不这么想,因此他安排了这样的场景:阿莱士在狱中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治疗者用《贝九》的第四乐章配合集中营施暴的和纳粹场面,让阿莱士观看,还不允士眨眼,这给了阿莱士以强烈的刺激,他不能接受心目中神圣的贝多芬伴随这样的场面,他说道: It’s a sin!Beethoven didn’t do anything wrong!(这是罪恶的!贝多芬没做错任何事!)当然,此时他也大概也忘了自己作恶时也是哼着贝多芬的,但是实验者用自己的选择替代了阿莱士的选择,无非是另一种以暴易暴而已,哈耶克说过:意志只有作为能思维的理智才是真实的、自由的意志。阿莱士出狱后的种种遭遇都说明了丧失了主体意识的主人公是真的生不如死。而在影片的最后,阿莱士自杀未遂后这时你可以再体会影片中的说法。
        最精彩的则是在影片的最后,阿莱士在政府官员的授意下,配合政府召开记者会,脑海中出现出做爱的画面,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I was cured all right,他真的“痊愈”了吗?实际上,阿莱士只是又恢复了作恶的能力而已,并不是“改邪归正”,这里有的朋友可能会有不同的解读,注意这时出现在画面的音乐还是《贝九》第四乐章,伴随着阿莱士脑海中出现的那种画面,他却并没有治疗之后的巴浦洛夫反应的恶心感觉,反而露出了邪恶的微笑,这里的寓意是很清楚的。
      
        是的,音乐本无善恶之分,只在于如何理解和应用。正如阿莱士所说,贝多芬没做错任何事!而当音乐也沦为某些利益集团的工具时,谈论音乐的意义是没有丝毫价值的。善,可以凭着贝多芬的名义,恶亦如是。

        特别是喜欢他的配乐,根据主角的当时的心情用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音乐,比如在轮奸和暴力镜头的时候他会用很欢快的音乐,主角遇见两个女孩并和他们做爱的那段是经典,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序曲和N倍速的快镜头。一种游戏和喜剧效果,这里完全没有爱情。
        
           电影开始那段库布里克用很舞台迷幻的表现手法,每个人的装扮都很舞台,主角则是小丑的装扮,而且演员表情夸张而又不过火,具有一丝荒诞和黑色幽默的味道,似乎整个世界只是游戏一样,无论暴力还是强奸,他在强奸作家的妻子的时候还唱着《雨中曲》对于他们只是游戏。
        
           亚历克斯目无法纪,恣意妄为,却很喜欢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音乐作品。 暴力和性充斥着小亚历克斯的心灵最深处,在那里,他聆听贝多芬,他构筑着贝多芬的雄性暴力形象,他梦想着自己是古罗马不可一世的大帝.
        
           让我想到希特勒、海德里希最喜欢的也是古典音乐,分别是瓦格纳和海顿的作品。看到过有关美国音乐学界争议人物苏珊.麦克拉蕊贝九交响曲情欲成分的观点,从乐曲结构上详细描述了贝九交响曲第四乐章与一场强暴的关系,或许不仅是贝九,其他大师的交响曲也是这样:各种预谋的前奏过去,开始尝试着展开,音乐遇到错着并开始暴怒,而最后总是伴以"噔噔噔噔噔"的高潮,感觉不言而喻.

    说斯坦利库布里克是电影圈内的鬼才毫不为过,他几乎用他的才能一个人在类型电影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他拍遍了几乎你能想到的所有类型电影,无论是战争片《全金属外壳》,还是科幻片《2001太空漫游》,还是喜剧片《奇爱博士》,还是爱情片《洛丽塔》,亦或是恐怖片《闪灵》等等,然而,库布里克对电影的认知并不是在影像上流于表面,而是以其对题材的敏感,对其个人思想内容的丰富,来做到对人性的挖掘,对哲学上的感知和对体制上的反省。于是,库布里克用一部「CULT」电影———《发条橙》来继而证明自己的诡谲。

          片子后半部分风格又有所改变,阿历克斯变成认人摆布的玩具无论他的父母,政府,医生,作家都根据自己的利益摆布阿历克斯,在他生活里面没有爱情亲情,只是利用,暴力和性。整个片子充满讽刺和人性的残忍。
        
           就像片名的寓意,《发条橘子》原指带发条的玩具桔子,是英国儿童常玩的玩具,用在这部影片中实际上是在暗示片中主角少年罪犯阿历克斯只是一个受人控制的玩具桔子,是为政客竞选服务的工具。
       
           镜头总是给人很冷静的感觉在观察这个道德沦陷的社会, 影片中有两处在71年可算是让人耳目一新的场景。其一是片头处,从亚历克斯近景特写淡入起,镜头推出,一直推至克努瓦妈吧的全景以及亚历克斯开场白的结束,时间分毫不差,镜头推出之广、之顺滑让人赞叹。其二是河边亚历克斯与同伙互殴的一景,采用了慢镜头与全景,舒缓地表现出亚历克斯如何将同伙驱走,踢入水中,用刀划伤同伙手腕的全过程,并以多角度拍下,加之漂亮的剪接。全程可称是所谓“暴力美学”的范例。
        
           好喜欢库布里克,库布里克是那种喜欢华丽新奇的导演,平平淡淡不是他的追求。对片子的节奏把握的特别好,总是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不会觉得闷,内容充实而且过于反映的东西沉重,所以2个多小时的片子看下来感觉象看了一晚上似的,很累。

    影片的故事很符合「邪典电影」,充斥着性、暴力以及电影叙事上的诡谲。故事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艾利克斯曾是一个无恶不作,有着听着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奸淫掳掠癖好的不良少年,某一意外杀害了一名女子,艾勒克斯入狱并接受了特殊治疗,出狱后他便对淫乐之事再无兴趣。然而反抗政府组织想以此来要挟政府达到手段,扬言要再将艾利克斯治好,不顾艾利克斯大叫“我完全好了”,事情暴露艾勒克斯入狱政府为了能得到公知的支持用好言好语让艾勒克斯与政府合作……

    影片之中最引人关注的便是音乐与暴力交杂其中,贝多芬的古典音乐包括贝九交响曲第二乐章,第四乐章,罗西尼(威廉退尔序曲), 埃尔加等等,主人公阿历克斯尤爱第九交响曲,这也为后来惨无人道的治疗做了很好的铺垫。音乐加之暴力,亦等同于善与恶的结合,体现出的恰恰是暴力美学的精彩。故事中,艾利克斯在别墅殴打强奸一对夫妇的时候,嘴里哼唱着Gene Kelly在雨中边唱边跳的《雨中曲(singin’in the rain)》,荒诞、滑稽的做着性暴力的工作,同伙与之配合默契,俨然如同一档子荒诞喜剧在舞台上与之展现。这也是库布里克相较于吴宇森对待暴力美学的另类表现,荒诞性的表现令人咋舌。

    而片名《发条橙》在英国俚语中代指那些新奇古怪的东西,而在1962年安东尼伯吉斯的原版小说中,指的是「它标志着机械论道德观应用到甘甜多汁的活的机体上去」。到了1972年,库布里克的电影中则让影片开始探索自由意志的问题。在被剥夺了善恶自由选择的时候,我们的人性是否依旧存在?

    后半段,库布里克脱离的性与暴力,着重刻画变态般的矫正措施来反性反暴力,如果说艾利克斯原本的状态是哲学家萨特所说的「人的绝对自由,拒绝本能的影像,否认无意识的心理力量的存在」,那么在进行特殊治疗后,艾利克斯却变成了一块白板。自由意志的被剥夺再无个体特性,这时的艾利克斯不再对女性酮体感兴趣,不再对暴力有着强大的驱动力,不再出口成脏,听到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便想自杀。对其这样状态,反而不再像是自由,而更像是控制。

    此时,在回到前面提到的问题上,在被剥夺了善恶自由选择的时候,我们的人性是否依旧存在?答案或许是否定的。在人没有自我意志的时候,人性泯灭。三字经中就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显然,人性之初有善,后期习惯的养成也或许会有恶,善与恶本来就是人性之于人个体上的最好体现。此时的善恶选择脱离了主观的选择后,便不再有人性的客观存在。艾利克斯没有了恶,仅存善,佛洛依德中所谈的本我被压制,此时,残酷的社会规则让艾利克斯终究只能成为政府暴力机关的牺牲品。

    艾利克斯喜欢贝多芬,而曾经的希特勒也喜欢高雅的音乐,这或许不再仅只是特殊的兴趣爱好,而应该是文化的教育失败会在道德伦理上产生巨大的影响。即便艾利克斯成为了片尾中的「可怜人」,但或许,他更像是我们每个人,只不过我们的内心恶的一面被自我控制住,被扭动着的发条一步一步的循规蹈矩着生活。

    本文由178彩票网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贝多芬的暴力与残酷,发条机械作用下的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